小说者-> 都市言情-> 神医带着空间来现代串门儿了-> 第一百九十八章 生死不论
第一百九十八章 生死不论 作者:尉迟蓉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11-28
  •     离着南木槿隔着两张桌子的距离,有三个人正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哎,栗山前两天发生的那件事儿,调查结果出来了没?我怎么就

        “你是说山上死了好多人那件事儿?”另外两个人说道。

        “对。”食客甲点了点头,看向食客乙:“就是那件事儿,一开始闹得沸沸扬扬的,怎么后来就没什么信儿了?按理说这么重大的案子,不应该这么悄无声息的啊,你消息灵通,知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对对,要是知道什么情况,你就说说。”食客丙也忙说道。

        食客乙看了看周围,看到周围的人没注意这边,便更小声的说道:“还别说,我还真知道一点儿。”

        “快,说说看。”

        南木槿听到几人的话,也不动声色的听了起来。

        只听食客乙说道:“我听说啊,这件事儿不简单,好像事情双方的身份都挺神秘的,超出警方的管辖范围了,好像案子已经移交了,自然就没有后续了。”

        “啊?”食客甲吃惊的睁大了眼睛:“警察都管不了,不可能吧,这么大的命案,死了那么多人呢。”

        “那移交到哪儿去了,你知道吗?”食客丙忙问道。

        食客乙摇了摇头:“我就知道这么点儿,至于移交到哪儿去了,我不清楚,反正啊,最近这段时间可别往那附近去了,我听说栗山最近不安生,那些嫌犯还在山上呢,四处晃也不知道在找什么,要是碰上了可不得了,真要落到那些人手里,那可真是哭都找不着调了。”

        “真是奇怪了,明明知道那些人都在山上,还不去抓,留着过年啊。”食客甲撇了撇嘴说道。

        “嗐,谁知道咋回事儿。”食客乙换了个话题:“吃饭吃饭,反正咱们别往那边去就成了。”

        “也是,吃饭吃饭,聊点儿别的。”食客丙也忙说道。

        谁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事儿啊,他们就一普通老百姓,还是吃饭事大,民以食为天嘛。

        南木槿微微眯了眯眼睛,这三个人说的应该就是那次的行动,看来李韶那边已经接手了,不过血门的那些人还在山里找东西?

        难道,是找人?

        难不成,那杜季桥真的没死,血门的那些人发现了,所以在找他?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血门的人怎么会这么执着的在找他呢?

        南木槿直觉这里面说不定有什么事情,看来,她要抢先一步,先找到杜季桥才可以。

        此时,栗山血门的聚集点中,古南紧紧的皱着眉头,对面前的那个血门弟子说道:“怎么,还没找到?”

        那个血门弟子忙说道:“古护法,还没有找到人。”

        “继续找。”古南叹了口气,说道:“不管怎么样,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等那个血门弟子走了,一旁的女人小心翼翼的问古南:“到底是什么人啊,这么重要,要这么大费周章的找?”

        女人正是宁玲玲,她现在已经知道古南不会伤害她了,但是一想到当初古南杀人不眨眼的样子,她就忍不住从心底害怕,所以,说话总是小心加小心,万一激起了这个人的凶性……一想到那种可能,宁玲玲心底就发颤。

        古南转头看向宁玲玲,他果然猜得没错,这个女人居然真的是宁菲菲的家人,还是宁菲菲的堂姐,因为他帮着宁菲菲寻到了亲人,所以如今宁菲菲对他倒是有了几分笑脸儿,凡事也愿意与他说几句话了。

        因为这样,所以古南倒是对宁玲玲很包容,对于宁玲玲对自己的害怕,古南不是没发现,只是装看不到罢了。

        “你不用管,只管跟着我就是了。”古南对宁玲玲说道:“等这边的事儿了了,我就带你去接你儿子。”

        “哦,好。”宁玲玲忙点了点头,见古南还要忙,就忙回了自己的房间,心中只祈祷着,这边的事儿赶紧了结,她好赶紧接了儿子去南边儿,虽然如今所接触的一切让她陌生,又有些害怕,但是想到自己在这里有人给自己撑腰,便不想再回归原有的生活了。

        再说了,顾春山都已经死了,顾家的那些家产连同那个快破产的公司,据说都被拍卖作为赔偿给了顾家那俩兄妹,她就算回去也什么都没有了,还得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

        而在这里有人给她钱花,还有人保护她,多好。

        本来古南带着她去了南边儿,跟宁菲菲相认后,她是准备就在南边儿待着的,但到底放不下儿子,所以表妹菲菲就让古南带着她去南市接小涛,哪知道还没到南市呢,古南就接了个紧急的任务,然后就带着她来到这片山岭里了,一待就是十来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宁玲玲回到自己所住的竹楼里,看到一个血门的弟子正拽着一个血奴回竹楼,心中便不由一阵反胃,捂着胸口干呕了好几口,才顺过气儿来。

        宁玲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得适应,一定要适应,她如今能靠的就只有表妹了。

        这边古南又喊来一个血门的弟子,吩咐道:“再带些人,扩大范围,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找到杜季桥,不论生死。”

        “是。”那弟子忙应了。

        等到入了夜,南木槿换了一身夜行衣,便施展轻功往栗山的方向去了。

        一路上,果然碰到好几拨人,都被南木槿一一敲晕了,一探查,果然是血门的人。

        于是,南木槿便拎着一个血门弟子到了一个偏僻处喂了迷魂,一问之下,对方果然是在找杜季桥,只不过杜季桥如今是生是死他们也不清楚,但是收到的命令就是不论生死,都一定要找到杜季桥。

        南木槿得知其中缘由后,也没手软,便将那几拨血门弟子都一一处理了。

        就这样,从山桃县到栗山的山脚下,这一路上南木槿处理了三十多个血门弟子。

        看着在暗夜中显得越加冷峻的栗山,南木槿心头暗忖,难道是因为杜季桥知道了什么不成?要不然血门怎么就偏偏死死盯着他不放,甚至一副找不到他誓不罢休的架势?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