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水果月饼 作者:慕清秋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11-25
  •     云烟

        不,我不后悔,我不会后悔的,她喃喃自语对自己说。

        决然转过身,没走几步就碰到了来找她的张妈妈。云烟像是知道了什么,她啥也不问,沉默的跟在张妈妈后头。

        “烟儿,你知道宋庄头父子来是为什么?”

        “知道,他们是来退婚的。”

        “为什么,既然不想嫁当初又为什么要允?既然允了为什么要反悔?”

        “因为,因为我心有所属。”她鼓起勇气说。

        老夫人语气从未有的平静的问,站在她身前的云烟也很平静的回答,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这平静下有着豁出一切的决绝。

        “现在你得偿所愿了,你待如何?”老夫人轻轻的问,神色间带着几分怜悯。

        云烟抬头正色看着老夫人,太太这是厌弃她了吗,心头一紧,可是她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啊。

        “太太,求太太可怜可怜云烟,我自小就爱慕少爷,求太太成全云烟一片痴心。”她跪了下来,不停的嗑头 ,不停的哀求着。

        老夫人痛苦万分的看着卑微的云烟,这世道对女子如此艰难,所以她对身边这几个丫头一再的耳提面命不要妄想当高门妾。

        纵然她们都不及婳丫头在她心里的地位,但她也尽全力去护住她们给她们最好的安排,可是云烟为何就这么执迷不悟呢?

        “难道这么多年了你就从未想过我儿他从来就没喜欢过你吗?”老夫人俯首贴耳说道。

        云烟蓦然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老夫人。

        “你从未想过吧,若他有意于你,我又如何不肯?你求的也不过是个妾位而与。”老夫人的话越发的冷酷无情。

        “不,少爷不会,我不信,我不信!”云烟凄然的说,泪流满面。

        在她最绝望的时候是少爷犹如天神般把她救了出来,还教她读书习字,少年时的陪伴怎么可能会没半点情意?

        “你好好想想吧,三天后再给我答案。”老夫人故作冷漠的说道。

        云烟一个人在偏厅里哭了许久,最后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屋子。

        “烟姐姐,你这是怎么了?”云瑶关心的问 ,把她扶进屋。

        “烟姐姐你还好吧?”云柳握住云烟冰凉的手。

        “宋家今天来退婚了。”云烟木然说道。

        “这不是你求仁得仁的结果吗?你这是哭个谁看?”云清冷声道。

        “清姐姐!”云瑶和云柳不赞同的同时出声,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事实,但是她已经这么难过就别刺激她了。

        云清气闷,就该给云烟来个当头棒喝,大家就是太心软了,不忍心让她看清事实。

        “表小姐,刚被月饼噎着了,奴婢送您回房吧。”她转头发现默默旁观的林婳,心道不妙赶紧把这个小主子送走。

        我可以选择不要吗?林婳满脸的天真直勾勾的看着云清。

        云清看了看小姑娘,萌萌的像她以前家中还未败落时养的小猫咪,看了就想上手撸一把。

        再不走一会就来不及了,她用眼神示意,并且往云烟那瞟了一眼。

        林婳突然秒懂了,整个松鹤院的人都知道老夫人把她当成心头宝了,要是云烟来求她,她一个小孩子掺合这种事也不太好吧。

        “瑶姐姐,柳姐姐你们好好照顾烟姐姐,我先回去了。”挥挥衣袖,她不带走一片云彩。

        “你跟着我们做啥?”林婳转身质问跟在她主仆三人后头的云清。

        “奴婢送表小姐回屋。”云清一副理所当然的回答。

        “表小姐可否告知在何处吃过那等新奇的月饼?”接着又是打破砂锅,问到底似的再接再励求教道。

        我就知道,这个梗就过不去了吧?她好歹是个主子,怎能被下面的人问住?

        林婳正想摆出主子的威严,圆圆的杏眸瞪着对方,不对,她还得仰视,这副身子还是个小娃娃唉,她泪目。

        转头瞟了白芍一眼。

        白芍跟了林婳这些日子,对主子古灵精怪的性子也了解了几分。看了看四周,抱着林婳飞身上了一边的石桌上。

        云清被这主仆俩的神操作弄糊涂了,这小主子想要作甚?她慢慢的走了过去,在石桌前站着,一脸不解的看着林婳。

        站的高果然视线极好的,林婳有点小得意。她这副得意洋洋的小模样落在场中三人眼里说不出的孩子气,煞是可爱。

        “天王盖地虎!”她双手叉腰,很有气势的大喝一声。

        云清:“……。”

        “

        云清:“……。”

        白芷姐妹俩一脸崇拜的看着自个的主子,姑娘就是厉害,小小年纪就把见多识广的云清姑娘都问倒了。

        林婳说不清自己是松了口气还是失望,原本以为云清一直追问这个问题是不是也有可能穿越的,如今鉴定完毕,人家就是本土出品的。

        也是啊,哪有这么多穿越重生的,就是那个开国皇帝她其实也不太能确定的。突然,她心情就有些沮丧了。

        “白芷,白芍咱回去。”

        “姑娘,奴婢背您回去吧。”

        “嗯。”她点点头,没啥精神力的趴在白芷背上。

        主仆三人就这么头都不回的走了,也没招呼云清一声。

        云清一脸茫然,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啥?

        她其实就想问问小主子哪里有这样的好物,她可以试试用人脉给小主子买下来 ,这样小主子就不用这么惦记了啊。

        成了表小姐就有这个好处,有属于自己的屋子,她只让白芷姐妹俩守在外面,这样每次进系统也安全隐秘多了。

        “丫头,咋了,心情不好?”张掌柜每次在线第一时间戳她。

        “没有啊。”她有气无力的应道。

        “想家了?”总看她像小太阳一样活力四射,突然看林婳有气无力的样子着实不习惯的。

        想家吗?是因为中秋节要到了吗?可是前世她好像也没有什么家人可以团圆的,今世呢,有老太太和义母的疼爱,她其实已经很满足 了。所以,她心情不好是为了什么呢?

        “大叔,我想我可能是想我我师父了。”她放下手里正忙着整理的药材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处在游戏系统里的原因,她真的想那个总把她当孩子宠的师父父了。

        张掌柜倒也没追问她的师父是谁,他一脸神秘兮兮的对林婳说:“丫头,你知道珍馐楼吧?”

        “知道的啊,我还去吃过好几次呢,他们家的菜品不错,就是价格有点小贵啊。”林婳小小吐下槽,相信玩这个游戏的人都不会不知道这家酒楼。她还知道个小八卦,在她穿越前因为情缘系统即将推出,第一帮会的帮主已经放话要包下整个珍馐楼和情缘举办婚礼呢。

        “对对,老贵了,那个老板太黑了有木有。”张掌柜顿时感觉找到了知音,同为NPC居然不给他打折,他真是充满了怨念。

        “这个老小子不知得了什么运道,居然把灵泉山庄给拿下了。”他不无欣羡的说道。

        灵泉山庄?林婳震惊的差点把自己弹出系统。前世里她是做了一个隐藏任务才得到的,没想这世居然是被珍馐楼的主人得到了。感觉自己要化身为柠檬精了。她现在完全理解了张掌柜的羡慕忌妒恨,现在想想曾经应当也有很多人对她也是充满羡慕忌妒恨。

        “你说那个老小子不就是个烧菜的厨子嘛,整得自己是个读书人似的,得了个破庄子弄了些啥灵泉水果做了饼子,还得过三关对了他三个对子才能吃到。这不就是赤裸裸的显摆,哼,我才不想吃呢。”张掌柜继续叨叨,语气里却充满了吃货的属性,任谁都听得出他其实是很想吃。

        “用灵泉水果做的饼子?不会是月饼吧?大叔。”林婳眼前蓦然一亮。

        “对对,那个老小子说是月饼。这中秋都还远呢,这时候弄什么月饼,还不卖,非得让人对啥对子,这老小子实在是太坏了。丫头,你来评评理,做了吃食还不让人吃,还弄这些乱七八糟勾着人。”张掌柜越说越是怨念。

        林婳是知道游戏的时间和现实时间是不同步的,她突然有种感觉这系统是不是有监控的功能,不然咋会在这个时候游戏里出现月饼,难道这是要给她发布任务?

        刚还在想着,眼前就闪过一个系统对话框:珍馐楼江老板发布任务,对上他的三个对子。任务奖励:三盒水果月饼,威望值100,有概率触发隐藏任务(无任务提示,请自行探索)。

        果然是系统一贯的风格,又是自行探索,林婳不想再吐槽了。

        “丫头,丫头?”张掌柜急切的唤了几声。

        “大叔,那个对子难不难?”林婳跃跃欲试的问。

        “丫头,你要去试试吗?”张掌柜搓手兴奋的问。

        林婳怎么觉得张掌柜合着和她说了这么一大堆就是为了忽悠她去对这个对子呢?这些NPC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呢,她再一次深深的体会到了,她还在准备问问该怎么参加的时候,她的聊天频道突然很惊悚的多了一个男人。

        一个年约三十的男人,五官清俊,穿着白色锦缎的书生服,看起来就是带着书香之气的中年文士。只是看着她的神色不像是太友善,打量她的目光里充满了怀疑和不信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