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说媒 作者:荇采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11-25
  •     因为说了是和林杏儿一起的,所以村里人也没多想什么,都信了她的话。

        毕竟镇上的巷子多,确实容易迷路,村里人也有在哪里迷路的,所以这话说得过去。

        景凌从妙青堂走的时候跟云亦寒要了一些药。

        将春丫送回家后,她实在是气不过,就趁着晚上偷偷潜到林府,想把林杏儿迷晕,然后打一顿。

        因为涉及到春丫的名声问题,怕明目张胆的打林杏儿,会让人误会什么,所以她就想暗地里行事。

        结果,林府竟然没有人.....

        “害了人就跑路,他们一家可真是好计谋啊!”景凌气得一脚将林杏儿房间的门给踹了个大窟窿。

        这些日子,她已经练一些基本功夫了,所以手脚的力气不小。

        霍擎在旁边有些吃惊,没想到她细胳膊细腿的,力气竟然这么大,他这个小媳妇总是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不要生气,既然林杏儿跑了,那咱们就先对付王灵兰还有季员外。”

        霍擎怕她再爆走,连忙用哄人的语气安慰她。

        景凌只能先做罢。

        之后的日子,景凌每天陪着春丫,刘婶和春丫的亲姐姐,每日哭着求她吃点东西。

        即使是这样,春丫每天也只是吃一两口续着命。

        她依然不说话,就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木偶,景凌

        连之前一直在研制的甜味中药的工作也先放下了,在心里计划着怎么对付王灵兰。

        这次因为涉及到春丫的名声问题,景凌觉得不能把事情闹大。

        若是像以往那样爆打王灵兰一顿,怕她会在被打怒之后说出什么来。

        最近,王灵兰可能怕被报复,所以一直很消停,也不在村里走动了,基本上见不到她。

        霍擎因为房子快建好了,现在要搞装修问题,所以每天都在忙活着新房子。

        这天,景凌派小黄鸟去调查林杏儿的事,它调查好了回来禀报。

        “小主人,你猜怎么着,那林杏儿竟在镇上找了个四十多岁的老头,当了人家姨娘。”

        “还有啊,那个老头,人家正房夫人得了重病,我估摸着林杏儿肯定也是想走她娘的老路,

        等把那老头和正房耗死了,家产又归他们.....”

        小黄鸟一说起这些八卦事件就特别感兴趣,一对圆溜溜的眼睛兴奋极了。

        “噢,还有啊,我还在林杏儿和庄婶的对话里听到,这桩婚事是季员外介绍的,

        敢情是王灵兰用这件来收卖林杏儿,让林杏儿去骗春丫的。”

        “嗯,还别说,这王灵兰这次好像动了点脑子,让林杏儿来当这个恶人,把她自己摘干净了,

        又让林杏儿嫁给镇上那个有头有脸的人了,你和霍擎也奈何不了她,啧啧,借刀杀人,一箭双雕.....”

        它话没说完,被景凌一个眼神瞪得不敢再吱声。

        猪队友,有这么夸敌人的吗?

        院子外面突然传来了说话声,吵吵嚷嚷的,似乎有很多人。

        景凌跑出去一看,就见到村里一惯喜欢说媒的李春菊和几个村妇在门口说着什么。

        刘婶将李春菊迎到堂屋里来,景凌也过去看着。

        “桂珍啊,这吴村长家你也是知道的,那绝对是一家好人啊,二钱那孩子你见过,来往也不少,是个老实能干的儿郎...”

        “吴家托我来说亲,我可高兴得很哩,春丫那丫头长得可爱乖巧,绣活又好,和二钱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可得好好考虑着啊。”

        那李春菊长得喜气洋洋的,笑起来露出前门一颗闪亮的银牙,看起来十分喜感。

        景凌心中暗惊,吴二钱向春丫提亲了?

        这如果是以前,刘婶肯定要笑开了花,但是现在.....

        她看向刘婶,果然见刘婶脸上的神色有些僵,她在极力保持着微笑,但那笑看起来有些难看。

        李春菊也发现了她面色不好,便问道:“桂珍啊,你这脸色怎么不太好,是身上不舒服吗?”

        刘婶马上将笑容扯开了一些,说道:

        “没事,我身子好着呢,春菊你说的事,我会好好考虑的,要不这样吧,我过两天给你回话。”

        一般媒人去女方家说媒,女方为了显示女子的矜持,多会说考虑两天。

        所以李春菊听了这话,自信满满的笑了起来,毕竟吴村长家在这平山村可是许多姑娘想嫁的人家。

        不说大富大贵,至少吴村长家在这村里是田地最多的,而且农忙时都是请人来帮忙干活的。

        吴村长是出了名的好人,也是出了名的能干,从来不让家里女人下地,只要在家绣花做饭就行。

        嫁到吴家,那就是过的少奶奶的生活,在这穷苦的山村里,那可是求不来的好婚事啊。

        李春菊觉得刘婶迟早是会答应这桩婚的,便连声说好。

        临出门前还一直叮嘱刘婶一定要好好考虑,又把吴二钱里里外外夸了一番。

        目送着李春菊走远,刘婶的笑容慢慢退了下来,转头看着景凌,一脸愁容:

        “小凌,你说现在该咋办?是该答应还是不答应?”

        若是答应了,春丫没有贞洁,嫁到吴家肯定会被发现,到时所有人都会知道,那春丫还有什么活路。

        若是不答应,吴家这么好的条件,被求亲是多少人求不来的福气。

        村里人肯定要说闲话,说她一个不太利索的姑娘傲个什么劲儿。

        景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刘婶一家考虑了两天,最终还是没有考虑出结果。

        也没有向媒人回话,村里人看刘婶家人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劲了。

        到了第三天,谁也没想到吴二钱竟然亲自上门了!

        刘婶正在院子里洗衣服,见到吴二钱站在门口,很是有些诧异,她起身擦了擦手,走到门口。

        还没开口问他有什么事,吴二钱开口就说:“刘婶,我有事想跟你说,能让我进屋吗?”

        刘婶迟疑的将吴二钱让进门,景凌闻声马上也从春丫房间出来了。

        吴二钱跟着刘婶来到堂屋,不等坐下就直言道:“刘婶,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和春丫的婚事。”

        刘婶听了这话很是有些吃惊,一般男女婚事都是由媒人来说的,可从来没有男子亲自上门求亲的。

        这若是别的人家是要说男子轻挑的,搞不好要打出去。

        吴二钱可能是怕刘婶觉得他轻挑,马上红着脸,像是鼓起勇气一样,小声说道:“刘婶,春丫的事我都知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