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穿成小妾横着走-> 第五十一章 问佛
第五十一章 问佛 作者:思一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11-25
  •     赵悦溪卧床静养了多日,其实她自己很清楚这个叫做小月子。有时候没人的时候,她会默默地抚摸着平坦的小腹。原来比起妈妈我更是不称职,甚至连把他带来这个世界上都做不到。

        日子就这样平静地毫无波澜地一日日度过,宁子容也明白他们之间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溪儿她的眼睛好像是盛满了浓郁的悲伤。

        期间春娘来找过赵悦溪一次,大概是说了一下美人的选择的经营情况,顺便问下无双姑娘什么时候重出江湖。而赵悦溪只是默默地听着她的叙说,尔后拿出了一本本设计图稿和歌词。春娘

        刚出了小月子,赵母就带着赵悦溪去了有名的法德寺。

        马车上,赵母细心地替赵悦溪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似乎像是大变地女儿,不由一阵心疼。

        “溪儿呀,娘听说寺里的主持很是厉害,佛法高深。娘想着跟你一起去祈福,顺道去求求全家平安顺遂。”

        “好。”赵悦溪看着马车外的风景,淡淡然地回答道。

        苏明明看着眼前这个沉默不语的小姐,不由鼻头发酸。求求老天爷,求求佛祖,让他们小姐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什么大灾大难什么毒虫鬼怪,可千万别再来纠缠小姐了。

        “溪儿,你近来身子可好。你爹爹近日染了风寒,我这几日都没什么空子来看你。他刚刚好转,我就想着我的溪儿现在可好,在容王府有没有吃饱穿暖。”

        “娘,我一切都好。”

        “溪儿呀,你以前最是蹦蹦跳跳的,最是活泼可爱,如今怎么变了。”其实并不是赵悦溪变了,只是像原主一样清冷了。而赵母好不容易习惯女儿变得天性烂漫,却又要看着女儿变得跟之前似的清冷寡言,难免有点心酸。

        “娘,我一直都如此。”

        几人尴尬闲聊着,毕竟之前一直都是赵悦溪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调动着大家的气氛。

        “夫人,小姐,法德寺到了。”车夫停下马车,提醒她们已到目的地。

        于是几人,行着山路,走走停停,总算到了山顶。

        到了法德寺中,赵母添了香油钱。因为赵悦溪和春娘开的“美人的选择”的收益都是给了赵母,所以现在赵母也是手上的钱开始盈足起来。

        僧人带她们行至一禅房前,说是主持就在此处,说罢,僧人便先行离开了。

        进门,只见一年长的僧人正在默默打坐,未曾睁眼,便说:“几位,若是询问天缘,只能算一人,可选一人留在房中,其余皆退出房中。”

        这是法德寺住持无源僧人的规矩,一次只算一人之缘。

        “溪儿,你留下吧。娘和明明在外面等你。”

        “娘,还是你算吧,我无碍的。”

        “溪儿乖。”

        赵母将赵悦溪留在房中便带着苏明明离开了。

        “施主,请坐。”

        赵悦溪本是个无神论者对这些并不感冒,但自己的离奇穿越经历却又不得不让人想到玄学这块,毕竟没有玄学,此事就更难以置信了。

        “主持,我不知道我该问什么,该算什么。”

        “施主,相遇就是缘了。缘聚缘散自有天定,你又何苦如此执着。”

        “我......”

        “施主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何必要被这尘世的规则给束缚住。情情爱爱,由心便好。”

        什么,他竟然知道我不属于这里,那他是不是会知道我怎么才能回去原来的世界。

        “主持,你是否知道我怎么样才能回去?”

        “去留皆由天意,施主何苦执着于自己身在何处,不管在哪个世界,只要灵魂不灭,记忆不减,那你还是你,你所在的世界就是你的世界。”

        “求主持指点迷津。”

        “行至万里路,踏遍山河,我想施主你要的答案应该就在你心中。”

        “好,我懂了,多谢主持指点。”

        说完,无源大师又重新念起了佛经,不再理会赵悦溪,赵悦溪识趣地起身,将房门关住。

        见她出来,赵母赶忙迎上去说:“溪儿,怎么样了,主持怎么说,有没有给你算日后需要注意什么。”

        “娘,我明白了。”

        看着眼角又重新拾起笑意的赵悦溪,赵母也不再多追问了。

        是啊,何苦如此执着。我喜欢宁子容的时候,他就是一个完美的人,是我心心念念心口上的人,而如果我不喜欢他了,他不过就是个宁国的容王而已。而这玄空大陆,天下三分,我还没有遍历山河呢。以后哪怕他不爱我了或者我不爱他了,我也可以去走走看看不一样的风景,何必用于拘泥于此。要死要活的简直不是我的风格。而现在,我依然爱着这个人,那不如洒脱点,好好珍惜此时此刻。

        回去路上,赵悦溪赵母苏明明三人在马车上有说有笑的,宁子容站在容王府大门口,远远听见了赵悦溪的笑声,心中不由舒缓了几分。

        他的溪儿,总算是回来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